金沙1005cc进不去-欢迎莅临

槟榔应用科学问题探讨-IARC资料解读 杜冠华 中国药理学会理事长

发布时间:2016-05-21点击:1240次

     槟榔应用是个科学问题,大家多多少少对槟榔有所了解,槟榔作为一个热带植物,产量不低,用的范围不是特别大。在很多年前就有人反对槟榔,我觉得不是没有道理也不是全有道理,看从哪个层面去分析。槟榔作为一种植物,当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考虑和它共存。槟榔的应用严格来说在全世界中国应用的最好。槟榔一般的消费就是咀嚼,比起口香糖历时要早得多得多。槟榔作为药用就是一味中药无可非议,既不致癌还能治疗疾病。

    现在科学的发展对槟榔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是对槟榔研究不够充分。这对河南药理学会参与这个事情来说是个好事,因为在海南这个地方,咀嚼槟榔有千年历史,但至今还没有进行深入研究。这个事情跟我们生活是一样的,在河南我们司空见惯的东西,别人可能更关注。槟榔在海南很普遍,当地人研究的反而不多,我们来做一些研究也是应该的。从这个层次上来讲我就多说几句,关于槟榔的化学成分,我们除了认识了槟榔碱之外,其实还有很多,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认识。槟榔在心血管、神经方面都有很好的治疗作用,可是研究做得太狭窄。我认为许老师很有远见,找了一块没有人做过太多功课的地方进行研发,一定会成功。

     海南这个地方叫长寿之乡,我们知道国外有些地方的人也有长寿的,他们的长寿有一个特点,90岁以上的人至少有十年是躺在床上的,这个地方的长寿之乡至少后十年是在劳动。这种健康长寿的现象一定与当地的生活习惯有着密切的联系。

    槟榔的药用价值远远没有开发,但对它的开发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药物,要从多方面去理解对槟榔的开发,这有一个认识问题,关于对中药的认识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以后有机会再探讨。我只讲我们对槟榔的认识还远远不足,所以现代的研究一定要加强,只有研究好了我们才能说话,才有话语权。当出现槟榔致癌事件后,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给予有力的反驳,谁也不敢反驳,谁也没有能力反驳,原因在于手里没有武器。我也只是从侧面进行了反驳,因为我也没有对槟榔进行深入研究。关于槟榔的应用研究是许老师的事,怎么开发,我们可以一块想办法。

    现在我就讲讲槟榔的两个方面,一个是消费,一个是药理。

    消费指的是嚼槟榔。嚼槟榔是一种嗜好还是一种爱好,这个怎么说都行,没什么了不起,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十几年前我就写过报告,对于嚼槟榔的风俗形成的不良现象,应该通过移风易俗来改变。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些习惯就沿袭不下去了,应为有了更科学的认识。历史上的一些习俗和现代不太相同,例如两千年前战国时期社会的上层人物喜欢服石,就是泡矿石或用矿石粉冲水喝,当时是一种时髦,像是名牌车表一样是身份象征,很多人中毒得了重病,很多人年轻就死了;后来到了炼丹的时代,再到后面的茶叶、咖啡、吸烟和吸雪茄,都是一种嗜好。

前一段时间查阅一些资料,看到在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对于可口可乐能不能进口国家安排了一些课题进行研究,我的老师在药物所就承担了这个课题,评价可口可乐对人体的作用;八十年代初期,对大多数中国人还不认识啤酒,也不愿意喝,现在也成了普通的饮料了。嚼食槟榔,与这些习俗是一样的,不管是癖好、嗜好、爱好或者还是习惯,也是一种习俗。作为一个习俗不能完全拿到一个文化的层面,也不能全部拿到科学层面来分析。现在很多人在考虑国家存在一些问题的时候,有些放在微观或基础的层面,有些放在科学的层面,其实这是一个不正确的态度。很多问题不一定是科学的,不一定是错误或正确的。对于习惯来说,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需求,也可能伴随这身体的需求。

    第二个是药理。药理学家要做的是能够看得见的槟榔对人体的作用,这要和地方习俗区分开来。对于嚼槟榔这个问题,2003年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这个问题是我回复的,不要把习俗拿到一个科学的层面更不要拿到一个道德的层面来批评。但是,如果把槟榔的作用放到生理和药理层面时,就是一个科学问题了。河南的药理学家甚至全国的药理学家从生理和药理方面对槟榔做些研究工作,深入认识槟榔的科学价值,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2013年国内报道IARC(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我的第一反应是在思考,IARC(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是在2003年8月7日在其系列报告第85卷中报道“槟榔为一级致癌物”的,为何时隔10年才报道,这幕后一定是有问题的。

仔细阅读该中心的系列报告,可以发现,在其系列报告的第37卷也提到槟榔与癌症发病率有一定的联系。在第85卷又提到了槟榔,有没有什么变化?其中的变化也就是进一步强调了亚硝酸衍生物,这些物质是与癌症有关的。要特别注意的是这个报告中并没有对致癌物质分级,仅仅是进行了分类。

这个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报告到底报告了多少致癌物质?这些致癌物质到底都是些什么物质,我们不妨去仔细读一读这个报告,结果我们可以发现,一些日常生活经常遇到的物质,都被收录在报告中了。例如:一些无机和有机金属化合物,第2卷;性激素,第6卷;一些非营养性甜味剂,第22卷;某些食品添加剂,饲料添加剂及天然存在的物质,第31卷;吸烟,第38卷;饮酒,第44卷;咖啡,茶,马黛茶,甲基黄嘌呤和甲基乙二醛,第51卷;太阳能和紫外线辐射,第55卷;一些染发剂,化妆品的着色剂,以及接触这些物质的理发师,第57卷等等,等等,都被列入了这个报告中,如此看来,槟榔或许也就像是茶叶、咖啡一样,使用不当可能会导致癌症。下表中列出了报告中列举的与癌症有关又是日常生活经常接触的物质(见下表)。由此可以看出,实际上在这个报告中并没有特别强调槟榔与癌症的关系,仅仅是对一些现象的报告。

为此,我就整理了一下IARC的报告中收载的致癌因素和物质,大家可以看看下表可以发现,与我们生活相关物质没列入的不多,几乎都列进去了,包括饮水和消毒剂等等。在海南的自来水可以是自然水,里面不含消毒剂,可以直接喝,如果到北京或者河南或者其他地方,所有的饮用水都是要消毒的,不消毒你能喝吗?答案是不能喝的。那么消毒以后你还敢喝吗?还不是照样喝。如果按照宣传槟榔有毒的那一种解读方法,那我们就没法生存了,我们整个生活在一个癌症的环境中。所以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槟榔与癌症可能有一定的联系,但不是槟榔的直接作用,应该是与嚼槟榔有关系。

在嚼槟榔的地区口腔癌发病率是不是比世界其他地方偏高,高了多少,这些数据还需要调研。我们再说一下关于这些致癌物质的分类,从报告中可以看出,这些物质在报告中是以表格的方式展示的,也就是放在了第一个表格之中,这就被一些人解读为“一级致癌物质”。这只能算是分类。当然,这个嚼槟榔和嚼口香糖还是不一样的,嚼槟榔至少有些问题,一是槟榔纤维含量比较高,物理刺激性强,对口腔黏膜有刺激作用;二是槟榔中含有刺激性化合物,也会导致对口腔黏膜的刺激,造成了慢性不易觉察的炎症。这种情况诱发口腔癌症也是有可能的,这也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课题,如何改变嚼槟榔的习惯和方式。

    南方人嚼槟榔习惯,北方人不一定接受,因为他没有这个环境,就不习惯。你要想让大家都适应一件事情,就要考虑这件事情的科学问题,对于槟榔,也是如此,一方面要认识嚼槟榔的有益的作用,也要认识不利的内容,通过科学的方法,发挥期有益的作用,避免不利的影响,也就可以造福社会了。

    关于槟榔作为药物使用,在中医药学中已有悠久的历史,作为这个药物,能够开发出现代的治疗疾病的药物,需要进行深入的科学研究,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是困难的事情,但需要我们投入精力和智慧,相信会从槟榔中开发出有用的东西,让大自然给予人类的物质发挥期有益的作用。早年用槟榔驱虫,这是槟榔的药理作用,这个作用是有科学价值的,也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只是由于更好的驱虫药出现了,人们才不再用槟榔或槟榔碱来驱虫了。相信槟榔中还会有更多的物质,也可以发挥更多的作用,这是我们需要认识的,也是药理学家的任务。

    最后,关于槟榔的应用和开发,我提几点粗浅的建议:

    一是开发槟榔相关的食品。这需要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槟榔的食用价值,可以做成什么样的食品,为什么药用槟榔?这就需要提供必要的科学依据,才能够实现开发食品的目的。

    二是开发保健品。槟榔是否有保健功能,从嚼槟榔的历史来看,槟榔肯定具有某种特殊的作用,否则不会本人们咀嚼了这么多年。是什么作用呢?这也需要我们进行科学研究,这种研究越深入,槟榔的应用就越广泛。

    三是开发新的药物。在中医药学的历史上,槟榔一直是常用药物,但都是在方剂中使用,只有作为驱虫药物使用时才独立使用。那么,能否应用现代的技术手段从槟榔中开发出新的药物,使我们需要研究和探索的问题,这也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

    可以认为,槟榔的开发前景非常广阔,但也有巨大困难,至少近期需要在物质和作用两个方面进行深入系统研究。相信经过大家的努力,一定能够深入认识槟榔,让槟榔为海南人民服务,造福于全人类。

谢谢大家!

IARC报告中收录的可能致癌的部分物质举例:

一些无机物质,氯化碳氢化合物,芳香胺,N-亚硝基化合物和天然产物,IARC专著1卷

一些无机和有机金属化合物,IARC专著第2卷

某些多环芳香碳氢化合物和杂环化合物,IARC专著第3卷

某些芳香胺,肼和相关的物质,N-亚硝基化合物及杂项烷化剂,IARC专著4卷

一些有机氯农药,IARC专著5卷

性激素,IARC专著6卷

一些抗甲状腺及相关物质,硝基呋喃和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7卷

某些芳香族偶氮化合物,IARC专著第8卷

有些氮杂环丙烷,N,S,O-芥末和硒,IARC专著9卷

一些自然产生的物质,IARC专著10卷

镉,镍,一些环氧化物,杂项工业化学品和挥发性麻醉剂的一般注意事项,IARC专著11卷

有些氨基甲酸酯类,硫代氨基甲酸酯和氨基脲,IARC专著12卷

一些杂项的药用物质,IARC专著13卷

石棉,IARC专著14卷

一些熏蒸剂,除草剂2,4-D和2,4,5-T,氯代二苯并二恶英和其他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15卷

一些芳香胺和相关硝基化合物头发染料,着色剂和其他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16卷

一些N-亚硝基化合物,IARC专著17卷

多氯联苯和多溴联苯,IARC专著18卷

一些单体,塑料和合成弹性体,丙烯醛,IARC专著19卷

有些卤代烃,IARC专著20卷

性激素(II),IARC专著21卷

一些非营养性甜味剂,IARC专著22卷

某些金属和金属化合物,IARC专著23卷

一些药品,IARC专著24卷

木材,皮革和一些相关的产业,IARC专著25卷

某些抗肿瘤药及免疫抑制剂,IARC专著26卷

一些芳香胺,蒽醌类和亚硝基化合物,无机氟化物用于饮用水和牙科准备工作,IARC专著27卷

橡胶工业(IARC专著),第28卷

一些工业化学品和染料,IARC专著29卷

杂项农药,IARC专著30卷

某些食品添加剂,饲料添加剂天然存在的物质,IARC专著31卷

多环芳烃化合物,第1部分,化学,环境和实验数据,IARC专著32卷

多环芳烃化合物,第2部分,炭黑,矿物油和一些芳香硝基化合物,IARC专著33卷

多环芳烃化合物,第3部分,工业铝生产中的风险承担,煤的气化,焦炭生产,钢铁开台,IARC专著34卷

多环芳烃化合物,第4,沥青,煤制焦油及衍生产品,页岩油和烟灰,IARC专著35卷

烯丙基化合物,醛,环氧化物和过氧化物,IARC专著36卷

吸烟外的烟草习惯;槟榔及槟榔咀嚼;和一些相关的亚硝胺,IARC专著37卷

吸烟,IARC专著38卷

塑料和弹性体中使用的一些化学物质,IARC专著39卷

一些自然发生的和合成的食物成分,Furocoumarins和紫外线辐射,IARC专著40卷

某些卤化烃和农药风险,IARC专著41卷

二氧化硅和一些硅酸盐,IARC专著42卷

人造矿物纤维和氡,IARC专著43卷

饮酒,IARC专著44卷

职业暴露石油炼制,原油和主要的石油燃料,IARC专著45卷

柴油和汽油发动机排出的废气和一些芳香硝基化合物,IARC专著46卷

一些有机溶剂,树脂单体和相关化合物,颜料和职业暴露的涂料制造及绘画,IARC专著47卷

一些阻燃剂在纺织制造业,纺织化学品和披露,IARC专著48卷

铬,镍和焊接,IARC专著49卷

药品,IARC专著50卷

咖啡,茶,马黛茶,甲基黄嘌呤和甲基乙二醛,IARC专著51卷

其他一些含氯的饮用水氯化消毒副产物,卤代化合物,钴及钴的化合物,IARC专著52卷

职业暴露在杀虫剂的应用和部分农药,IARC专著53卷

强无机酸的烟雾和蒸气的职业风险和其他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54卷

太阳能和紫外线辐射,IARC专著55卷

一些自然存在的物质的食品和成分,杂环胺和霉菌毒素,IARC专著56卷

理发师理发和个人使用染发剂的职业暴露,一些染发剂,化妆品的着色剂,工业染料芳香胺,IARC专著57卷

铍,镉,汞和玻璃制造业的风险,IARC专著58卷

肝炎病毒,IARC专著59卷

一些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60卷

血吸虫,肝吸虫和幽门螺旋杆菌,IARC专著61卷

木材粉尘及甲醛,IARC专著62卷

干洗,一些含氯溶剂和其他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63卷

人类乳头状瘤病毒,IARC专著64卷

印刷工艺和印刷油墨,碳黑色和一些硝基化合物,IARC专著65卷

一些药品,IARC专著66卷

二氧化硅,一些硅酸盐,煤尘和对位芳纶纤维IARC专著68卷

多氯代二苯并 - 对 - 二恶英和多氯代二苯并,IARC专著69卷

爱泼斯坦 - 巴尔病毒和卡波西氏肉瘤疱疹病毒/人类疱疹病毒8,IARC专著70卷

重新评估一些有机化工原料,肼和过氧化氢(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IARC专著71卷

激素避孕和绝经后激素治疗,IARC专著72卷

一些化学品造成的肾脏或膀胱肿瘤在啮齿类动物和一些其他物质,IARC专著73卷

外科植入物等异物,IARC专著74卷

电离辐射,第1部分:X-和γ(G)辐射,中子,IARC专著75卷

一些抗病毒和抗肿瘤的药物,其他药物,IARC专著76卷

一些工业化学品,IARC专著77卷

电离辐射,第二部分:一些内部沉积的放射性核素,IARC专著78卷

某些促甲状腺剂,IARC专著79卷

非电离辐射,第1部分:静态和极低频(ELF)电场和磁场,IARC专著80卷

人造玻璃纤维,IARC专著81卷

一些传统的中药,某些真菌毒素,萘和苯乙烯,IARC专著82卷

烟草烟雾和被动吸烟,IARC专著83卷

一些饮用水消毒剂和污染物,包括砷,IARC专著84卷

槟榔和嚼槟榔和一些槟榔的派生亚硝胺,IARC专著85卷

硬金属中的钴和硫酸钴,砷化镓,磷化铟和五氧化二钒,IARC专著86卷

无机和有机铅化合物,IARC专著87卷

甲醛,2 - 丁氧基乙醇和1 - 叔丁氧基-2 - 丙醇,IARC专著88卷

无烟烟草和一些烟草特有的N-亚硝胺,IARC专著89卷

人类乳头状瘤病毒,IARC专著90卷

结合雌激素,孕激素的避孕药,雌 - 孕激素联合治疗更年期,IARC专著91卷

一些非杂环多环芳香碳氢化合物和一些相关的风险,IARC专著92卷

炭黑,钛白粉,滑石粉,IARC专著93卷

摄入的硝酸盐和亚硝酸盐及多肽毒素的蓝藻,IARC专著94卷

家庭使用固体燃料和高温油炸物,IARC专著95卷

酒精消费和氨基甲酸乙酯,IARC专著96卷1,3 - 丁二烯,环氧乙烷和乙烯卤化物(氟乙烯,氯乙烯,溴乙烯),IARC专著97卷

绘画,消防,轮班工作,IARC专著98卷

某些芳香胺,有机染料,及相关风险,IARC专著99卷

人类致癌物综述:医药,IARC专著卷100 - A部分

人类致癌物综述:生物制剂,IARC专著卷100 - B部分

人类致癌物综述:金属,砷,纤维和粉尘,IARC专著100卷 - C部分

人类致癌物综述:辐射,IARC专著100卷 - D部分

人类致癌物综述:个人的生活习惯和室内燃烧,IARC专著100卷 - E部分

人类致癌物质综述:化学助剂和相关的职业,IARC专著100卷 - F部




注:本文系2015“槟榔及南药药理研究专家论坛”会议主题报告



分享到: